首页 > 修真小说 > 诸世大罗

诸世大罗

第三十三章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作者: 衔雨

    突然的转折,突如其来的一剑。

    铺展的剑域让帝释天措不及防,但千年的求生欲还是让他爆发出了全力。

    “殛神劫。”

    圣心四劫的最终一劫,以元神出窍直接攻杀敌人心神。千年的积累在此刻悉数展露,帝释天的元神凝实至极,几乎和实体无异,磅礴的神意如同烈焰一般扩散轰发,竟是一举将楚牧剑域给生生撑破。

    千年的积累,让量变引发质变,楚牧还是第一次碰到能以单纯的体量将自身剑域生生撑破的存在。

    不过在剑域被破的同时,螺旋剑光已是带着破灭的剑势袭来,戮仙杀生、陷仙杀意、绝仙杀法,三道剑意在新生的杀剑上统合,带着无穷杀意刺向帝释天元神。

    “轰——”

    意念碰撞,气势相冲,属于神意上的激烈交锋让周遭物质也收到了影响,那庞大到难以估量的意念威压尽管没有剑廿三的极度凝滞之能,但极大的体量还是强行压制住了周遭一切,连神将和绝无神此刻都如同蜗牛一般,动作慢到了极致。

    幸而帝释天比较慎重(胆小),在破除剑域之后就收回了元神,否则他们此刻还将遭到殛神之厄。

    而作为造成这一切的中心存在,楚牧也直观感受到了帝释天那强横到不讲道理的功力。

    真气乃是由内力结合天地灵气,再融入武者意志而形成,帝释天心境不过关,真气的凝练程度自然也是相当的拉胯,但他的真气量却是庞大到不可思议,凤血之身给了他极高的上限,而千年的积累则是将这上限完全填满。

    楚牧已经是真气量极为庞大的存在了,但和帝释天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

    不讲道理的体量压制,令措不及防的帝释天缓缓拉回局势,开始占据上风,但在同时,楚牧也在此刻做出了决意。

    “万剑归宗。”

    体内真气在八九玄功的转化下,全面转化成了三种剑气,本该用来攻敌杀伐的剑气在体内游走,渗透于四肢百骸,在迎风变化之能的作用下,楚牧的身体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进行蜕变。

    首先是剑心。

    识海之中,三道剑魄悬于元神上方,不同于过去的借力,此刻剑魄和元神全面相融,本就相当于神魂分身的剑魄和元神顺利交融。

    一种极致的漠然杀伐,好似绝弃了所有情感,抛舍一切自我的先天杀伐之念充塞于心。若非楚牧有天心无垠境傍身,此刻他都将被这种意念所改造。

    然后是身体。

    三种剑气在身上交汇,一道道剑痕突然出现在楚牧身上,撕裂筋骨之后再行融入,将杀伐完全打入身躯之内。

    剑宗无数年来,还从来没有用这种极端的剑道进行修炼万剑归宗,若非楚牧以八九玄功进行协调,那极端的剑气定然会先行摧毁楚牧的身体,将他浑身的生机都给弥灭。

    说来话长,实则这一切变化在八九玄功作用下,直接发生在瞬息之间。

    帝释天只觉楚牧的身体在突然出现无数交错的剑痕之后,突得气息大变,本是源远流长、静水流深的气息变得外放而凌厉,一股属于剑的锋芒出现在人身上。

    过往的楚牧,是内敛的,哪怕心有江河之阔,气如天河般汹涌,但他本人的性子却是将这一切都藏在幽深之处,哪怕偶有外露,也是一放即收,如北冥之渊,难以见底。

    这也是楚牧自身所处环境所造成的性子,因为哪怕他在其他世界如何威风,到了主世界也依然是个小小的真传弟子。哪怕这真传是玉鼎宗的真传,也不足以让他有底气展露锋芒。

    过于深沉,终究于自身有碍,因楚牧所修之道统合三清,注定他不能走的太过极端,不能以偏概全。

    楚牧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在寻求改变。先是在殁神沙漠突然出手,虎口夺食,又是在今日,以万剑归宗进行蜕变,以剑之凌厉中和自身之深沉。

    虽然这两种不合的意志冲突,差点让楚牧如同石之轩一般精神分裂,但他本人对于处理精神病也是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了。前几次融合同位体就差点改变自身心性,最后还是通过常年磨砺才消除祸患,现在修炼天心无垠境有成,自是不怕这种小问题。

    “我有神珠一颗,久被尘劳羁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飞扬的剑势中,楚牧面露欣然之色,身上多出一分磅礴大气,哪怕是浑身染血,此刻也依然有着令人侧目的气度和风采。

    体内的杀伐剑气还在迅速融入四肢百骸,楚牧的剑却是已然再出,本因为体量压制而显得无力的剑廿三再起无双之势,但这一次的剑廿三却是没有过去的死寂和压迫,而是有着宰割天地的傲然气魄和主宰万物的高远心意。

    这非是剑圣的“剑廿三”,而是楚牧的“剑廿三”。

    在这一刻,这一招已经完全化为了楚牧自身的东西。

    “来。”

    一剑出,无那铺天盖地的死寂压制,却让帝释天心神剧震,只觉连自己的心念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缓慢,有种一瞬千年之感。

    楚牧的剑廿三比起剑圣,多了一种心灵压制之能。以至极的剑意压制敌人心神,令敌人灵觉以及身体感官都变得无比迟钝,若是心灵意志远弱于楚牧的人,那他们的意识甚至会全面停止思考,对于他们来说,剑廿三恍如有着停止时间的威能。

    帝释天在此刻便因为自身心境不如楚牧,使得灵识无比迟钝,在他眼中,那一剑三化的剑气就如同光一般,当剧痛驱散迟钝之感时,他才知道自己受伤了。

    “噗嗤——”

    三个血洞不分先后地在帝释天身上出现,他的心口、小腹、咽喉被戮仙、陷仙、绝仙三道剑气贯穿,鲜血激射,杀伐剑气还在伤口往里面游走。

    而在此时,楚牧已是手持败亡再度杀来了。

    这一瞬间,帝释天突得有种时光倒流,回到多年前的感觉。那时候的他也是如同现在这般感到了彻骨的寒意,只是那一次的始作俑者并非眼前的青年,而是一个英伟坚毅的中年男子。

    时隔多年,帝释天再度感到了这种寒意,感到了由心的危机,慎重的他心中念头急转,突得身形一散。

    “嘭——”

    原本的形体竟是化作了一团霞气,以快到迅雷不及掩耳的迅速直接消失在空中。

    在原地,三道剑气还在不自觉地游走,似要继续深入躯体,还没意识到它们已经被排出了。

    “这就走了?”楚牧一时之间有种啼笑皆非之感。

    说实在的,帝释天有这种以身化气的神奇武功,以及迅速恢复伤势的不死之身,哪怕再和楚牧大战三百回合,他都不需要逃。

    说不准到最后,反倒是楚牧自己需要逃。因为帝释天的不死之身以及“七无绝境”让楚牧的杀伐剑气功能大减。

    能让一般人生机尽绝的戮仙剑气也没法在短时间内断绝凤凰不死身的生机,而“七无绝境”则是能够迅速排出剑气,免受侵蚀。

    有这两者在,帝释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惜了。”楚牧摇头叹道。

    也不知他是在可惜没能杀了帝释天,还是在可惜不死之身和“七无绝境”在帝释天身上。

    身上的蜕变还在继续,楚牧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刺痛,体内经脉、血管都有无数剑气汇成川流在游动。

    哪怕是当初和剑圣一战将剑廿三的剑意封入体内,楚牧的伤也不如现在这般重。

    但此刻,他却是感觉自己状态无比良好,哪怕不断流血,实力也是水平上升,受的伤越深,就说明他的剑气越利。

    ‘就是这伤势麻烦了点,看来火麒麟的精元也得提上日程了。’

    楚牧心中默默估量着身体情况,目光对准碰撞过一招的绝无神和神将。

    绝无神那一身闪闪金光在此刻已是黯淡了不少,但不灭金身依然未破。神将则是惊疑不定地看着楚牧,似是为方才那一幕感到惊诧。

    原本他们二人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但楚牧和帝释天那短暂却激烈玩的交手,却是让二人暂时放下了心思,小心戒备着楚牧。

    说到底,不管是神将还是绝无神,他们和楚牧的关系都算不上友好,尤其是绝无神,他此行就是来杀楚牧的。

    破败的港口,因为这二人的警戒突然安静了下来,远处炮火连天的景象都好似没能影响此地的沉重氛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wasps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